fbpx

刚开始,马劳,这个词对我来说是个贬义词

Share this story:

久而久之,在与同事之间以开玩笑方式互相称呼我们为马劳时,我已经释怀了,有时觉得蛮搞siao。我的同事回到马来西亚,好歹也是马币月薪过万,自己供车驾着BMW豪车的马劳。

虽然是马劳,听起来像是劳工,在新加坡工作的马来西亚人,好歹也是一个驾BMW的马劳。

以前甚至到现在,每当看到报刊提起马劳需要越过长缇,塞车或者骑着摩托车,熄了车引进,戴着口罩把摩托车一步一步往前推进过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关卡,每天来回两国,我打从心底佩服他们。我的家乡不在新山,所以没有来回两国的必要,而选择在新加坡租房子。

从未想过会来新加坡工作,回想当时是因为在马来西亚也找不到”钱比较多”的工作,所以就过来新加坡打工,一做就将近两年半了。

它,新币,是给了我储蓄,可是也牺牲了能陪伴在家人身边的时间。我特别珍惜可以和家人的日子,尤其与父母相处的时间,要与时间赛跑,希望我能在他们有生之年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

人是贪心的,总会想,等我赚够了,我就回去了。可是,钱永远也赚不够。看别人永远觉得别人赚比我多,他有的我也想要,永远比不完。常常告诉自己— 要知足。

《知足常乐》你对这个成语有什么见解吗?

来源:马劳的日记

Share this story: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