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40岁后还能找到工?半途转行可以吗?实际案例

Share this story:

人家都说~跳槽穷半年,转行穷三年?但真的如此吗?

新加坡一位银行前副总裁四十而不惑,为追求服务理想,放弃管理200人的稳定高薪,从头学起,报读医科当起学生。

他!林俊才(39岁)2004年毕业于美国康奈尔大学机械工程系,在跨国公司履行6年合约,期间又到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MBA)兼职课程。

他在2011年初加入华侨银行,从管理培训生(management associate)逐步做起,服务八年半,离职时已是副总裁,掌管约200名职员。

他说到:

“我喜欢帮助别人,想从事一份有意义且丰富人生的工作。不是说银行工作没有意义,但我想加入能更直接造福他人的领域。”

已育有一对子女的林俊才从两年前开始认真考虑转行,并与妻子进行多番讨论,妻子虽不反对,但林俊才熟知理想与现实必须有所取舍。

他告诉记者,以当时稳定的收入可让家人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可是又不愿放弃理想。经营美术班的妻子看丈夫意志坚定,后来也十分支持他半途转行行医。

毫无医学背景的林俊才为入学申请,花费四个月至半年准备考试,后成功被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录取,成为第十三届医学生里最年长的一位。

该届共录取83名学生,当中包含两名博士生和17名硕士生,林俊才就是硕士生中的其中一员。

为了达到目的 卖掉车子

为学医卖掉车子,39岁前副总坦诚时间和财务是最大挑战。

结婚13年的林俊才和妻子育有5岁儿子和3岁女儿。

林俊才告诉媒体记者,辞职学医最大的挑战是时间和金钱。所幸房屋贷已还清,他与妻子多年储蓄也有一笔存款。不过为了减少开销,他卖掉车子,搭公共交通。

“我能想像到读书会占用我大部分的时间,陪伴家人照顾孩子的时间也会减少,所幸我母亲愿意支持我,并会帮我们照顾小孩。”

半途转业

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新生,也包括两名前新闻从业员。

和林俊才一样,有另外两位新生何佩珊(31岁)及陈慧娟(30岁)也是半途转业,前者离开了10的新闻工作,后者则离开社交媒体公司。

也有新生展现了非凡的韧性,34岁的护士陈正勇在申请两次失败后,今年终于成功被录取。

为什么说“跳槽穷半年,转行穷三年”呢?

跳槽牵涉到是否能够保证上家下家之间职业生涯的无缝连接,是否能保证还在同一个城市、相同行业、更好至少是不差于上家的新雇主、类似甚至更高的职务等等,这几个要素中有一个走了下坡路,都会影响新工作的收入,如果时间把握不好甚至是几个月找不到工作,即使上岗之后突然被公司辞退或者没能度过试用期,又是更长时间的折腾和没收入时期,所以说“跳槽穷半年,转行穷三年”,定语是“如果稍有不慎”。

如果换成是你~你敢像他这么大胆吗?

Share this story: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