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去年只有3.9万新生儿,本地生育率创下8年来最低

意示圖
Share this story:

我国的整体生育率在前年跌至1.16,去年进一步跌至1.14。协助管理总理公署属下国家人口及人才署的人力部长杨莉明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国人花更长时间寻找合适的伴侣,也更迟组织家庭。

学者指出,或得放宽移民政策,但得确保是在补足,而非与国人竞争。

移民与关卡局属下的~生~死~注册局公布了2018年的全年报告,当中包含生育数据,以及其详细分布。

2016年數據

数据显示,2018年新加坡共有3万9039名新生儿,这同2017年的3万9615人少了1.5%。这也是自2014年来连续第5年新生儿人数下滑,并且是8年来的新低点。

此外,就死亡数据部分去年为2万1282人,比起前年的2万零905人上升1.8%。新加坡的整体生育率也跌至1.14,远低于2.1的人口替代水平。

另外,新加坡华族和马来族新手妈妈的中位数年龄,去年也进一步拉高。华族为31.4岁,马来族则为27.8岁,各上升0.1,显示有更迟生育迹象。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陈恩赐说,对于未来经济前景不稳定的担忧或让国人缺乏安全感,加上一直存在的迟婚和生活费问题,使得生育率进一步下滑。

生育奖励无效,这么多年来还不懂为什么吗?

婴儿花红现金越给越多,工作的父母还可以有税务回扣;母亲产假可拿16周,父亲有薪产假增加到两周,未来父母还可以灵活共用16周产假,让父母视情况斟酌谁负责照顾孩子。这么看起来相当丰厚的奖励,为什么国人不买单,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所谓没钱万万不能,有钱拿当然很好,但别忘了钱也不是万能的,养育孩子是一辈子的事,那可绝对不只是钱的问题而已。

政府在物质上帮的一点小忙(为什么说是一点小忙?因为以新加坡的生活水准,说实在地那一点婴儿花红真的只是杯水车薪),讲真的也没差多少。

政府要真的显示诚意,最起码也该让与婴儿相关的用品如婴儿奶粉和纸尿片等能免于支付消费税,在这个课题上,曾有人要求政府在生活必需品上免除或减低消费税,以帮助低收入家庭,但政府不同意,当时官方给予的理由是,很难界定哪些产品才算是必需品。那婴儿用品应该不难界定吧,为什么政府仍然不愿意这么做呢?留给大家来讨论吧!

Share this story:
Facebook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