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员工请病假不需要开证明,到底好还是不好?

Share this story:

本地一些企业实施信任制度(honour system),允许员工在向公司请病假时,无需交出病假单。这种以信任为基础的体制不仅没有遭滥用的现象,还帮助公司省下医疗开支。受惠于体制下的雇员同样表示欢迎。

电器公司博世(Bosch)的38岁雇员Amos Choy前一晚因打篮球扭伤背部,想请病假休息,但同时认为自己没有看求医的必要,因为他有之前受伤的药物。

他告诉媒体《亚洲新闻台》,有别于过往,他做的第一件事并不是到诊所求诊,而是通知上司自己将请病假,然后隔天回到公司在系统内告假。

他说:“在惯用的体制下,我会因为不想惹上麻烦,需要拖着抱恙的身体到诊所,去看医生,拿一张病假条。我喜欢公司现在的制度。”

电器公司博世(Bosch)在征询雇员的意见,及借鉴其他企业的做法后,于2018年1月允许员工一年内可向公司申请连续两天,无需提交病假单的病假。

博世的高级人力部经理Shannen Lim表示,自制度实施至今,公司共900名员工当中,有约200人使用了制度,而每人平均请假天数为一天。

她透露,公司并没有发现有雇员滥用制度,或出现雇员请假激增的现象。

截至目前,雇员反应良好,制度亦为公司省下了约5% 的医疗津贴。她说,雇员知道他们能请假在家充电休息,这无疑提高了生产率和士气,所以公司计划继续推行这个制度。

信任制度在医院同样可行

陈笃生医院同样在2013年开始逐步推行信任制度的请假模式。医院的一些部门允许雇员每年请三天非连续的,无需提交病假单的病假。医院在观察到制度没有被滥用后,将制度扩大至全院。

在医院9000名雇员中,有约三分之一使用过制度,而每名雇员平均会请1.7天的无病假单病假。制度的实施每年为医院省下约13万元的员工医疗开支。陈笃生医院计划,明年将天数增至五天。

人事部主管Serene Tan说,推行制度的成功,归功于全体雇员的努力。

“当我们起初推行制度时,大家理所当然都很担心,例如在周末或公共假日之前,请病假的人数明显增加。不过医院明确地告诉雇员,若被发现制度遭滥,该名员工享有的权利将被没收。他们也知道,若请假,同事的工作量亦会增加。”

护士Hwang Yi Ping说,她相信同事只会在有需要的时候才利用这个选项,同时也对于上司所给予的信任“感觉良好”。

专家:雇主缺乏信任是体制的掣肘

有专家表示,本地雇主对雇员的信任度仍欠缺,他们不愿意实施信任制度的一大原因,是担心员工会滥用这样的体制。

退休人事专家Amarjit Singh Wasan说:“由于有少数的害群之马,会滥用这个以信任为基础的体制,许多企业很难在已经缺乏信任的基础上,再信任雇员。”

拥有55名雇员的房地产网站99.co全面采用信任制度,而公司每年会发现两至三宗滥用的个案。

人事部经理Gail Lau透露,公司在出现雇员请病假激增的情况,会尝试了解原因。

她说:“我们会考虑到他们是否受家庭问题困扰,或员工是否做得不开心。在他们滥用制度的时候,应该是有其他因素导致,并非那么简单。”

公司的项目经理Tan Jie Rong喜欢制度的弹性,表示雇员若因天气等因素不舒服,可在家办工。

“我们并不是工厂里,需要达到产量目标的员工。要求我们每天X小时坐在公司里,或许会适得其反。”

官委议员郭秀钦:雇员有自尊及诚信

提倡信任制度的官委议员郭秀钦(Irene Quay)11月在国会上呼吁政府,鼓励雇主实施信任制度,引起网民热烈讨论。

她表示,她的原意在于此制度能在老龄化的社会减少对医疗的负担。而网民则将焦点转移至互信的问题上。

郭秀钦说:“若体制内缺乏信任,那怎么能要求雇员在工作上做得更多, 取得更大的成就。”

她也认为,不应该先入为主,觉得每一名员工都存有滥用体制的心态,因为就算使用传统的请病假制度,员工要装病来骗取病假单也并不困难。

“我相信大多数雇员存有自尊及诚信。相较之下,它们的价值远超过一年骗取三天的假期。”

另一名官委议员王丽婷(Anthea Ong)也为她的社会企业公司Hush TeaBar全面实施信任制度。她发现,七名雇员看起来更加健康,也没有因为系统而请更多病假。

我国最大的雇主,公共服务部门也准许雇员每年两天申请无需呈交病假单的病假。

Share this story:
Facebook Comments
close

分享给身边朋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