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到新加坡当辅警,是「高薪」还是「高辛」?

Share this story:

一位网友在网路上只是询问了一下:有人进新加坡做警察吗?可以分享宝贵的意见吗?没想到这个职业这么多人参与过,有支持有吐槽(估计吐槽比较多)。

有位网友在网上发布一篇心得文,实在太贴切:

一毕业,看见多数职缺开出的薪资,都在 28K(大约新币1.3k) 上下的时候,就深深觉得台湾不是我能继续待下去的地方。

此时,刚好看到人力银行的网页上,跳出「新加坡机场辅警」的职缺,除了媒体曾多次报导过,薪资大约折合60K 以上新台币的诱因之外,对我来说,在机场工作更一直都是我的梦想,因为我很喜欢飞机,也很喜欢接触所有关于飞机的一切。因此二话不说,就递出履历了。

谁知,这是接下来一连串艰辛考验的开始:训练时光,与所谓的"Taiwanese Privilege"

刊登此职务招聘讯息的,是新加坡辅警职缺的仲介公司。与我接洽的仲介舌灿莲花地说:「不用担心,不只高薪、工作还很轻松⋯⋯」等等。

后来想想要是这工作真的如此轻松,那么为什么新加坡人自己不做?

面试的过程,当然不变的是请你自我介绍、以及「为什么想要来当辅警」等等。

而当我询问对方有关机场职缺的部分时,得到的回应却是「工作不一定在机场里面,多半是在机场外、附近的货运站(cargo)」,至于机场还有没有人力的空缺,也没有给我明确的回答。

听到时其实心中凉了一半,但我依旧对该公司(基本上是由新加坡政府入股收购,在业界十分具规模的运输保安营运商)保持着一丝希望。

于是到了初秋,我离开台湾,到了XXX 公司,成为「辅警训练生」,进行为期三个月的训练。

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头三个月可能一开始会很难熬:因为每天要早上五点半起床,里里外外将营区打扫一遍之后,还要听着完全不懂的马来文,进行「升旗典礼」等固定流程,我们只能"monkey see monkey do"(有样学样)。

但与接下来的工作相比,这三个月的训练期,已是我最快乐的时光:虽然只有领 1,000 元新币(约 22,188元 新台币)。

但是包吃包住,一周又只有两天多一点的「放风时间」,根本花不到钱。

此外,虽然有很多考试,还有新加坡针对外来工作者的英文测验,但若要我说「过关标准」,答案是「没有标准」──不用担心,「只要肯努力,一定都会过关的」。这部分就心照不宣了。

由于我是第一批新加坡对台招聘的台湾辅警,很多东西都有新加坡本地人及马来西亚人口中,所谓的「台湾人特权」(Taiwanese Privilege):

例如把他们从原本居住的宿舍赶出去让给我们,新加坡人回去住自己家,马来西亚人就只能无奈地自己在外租房子。

所以有些新加坡人/马来西亚人,即使同为「学员」,是看台湾人很不爽的。

另外一点,是新加坡很重视学历。由于多数来此工作的台湾人都是大学生,只要是当地承认的学历,一结训我们就能成为 Corporal (下士,两条杠杠);反观马来西亚的大学学历,有些不被新加坡承认。

重点来了:如果不是「下士」缺,薪水根本不可能到达媒体报导的新币 2,750 元(约新台币 61,017 元)以上。

「你们台湾人就是被宠坏了!」寄人篱下没太多选择,请自珍重

结训后任职的第一天,Office 的人都友善地说,有任何事都可以跟他们反应,"doing a feedback",但后来真反应了,却只得到「台湾人很难搞」的回应,那么当初说好的feedback 呢?

最初的一周,就只是「上头」发下一堆文件,要我们签这签那。

说真的很多人自己签了什么都不知道,只是一直「练习签名」而已。

合约的内容,办公室人员都会简略用中文说明一下,然后说「没问题就在这里签名」,但若不是刻意要求,根本不会给你时间仔细看,这部分必须提醒所有读者朋友,不论是到哪个国家、公司工作,一定要尽可能地仔细检查英文合约内容,否则抱着满满期望来工作,却连怎么被「卖」的都不知道。

很实际的一点,就是新加坡很多工作是有「违约金」的相关规定,这点与大家较熟知的台湾航空业很像:例如担任空服员,如果未达特定的工作时数离职,得支付公司「制服费」、「训练费」等等,动辄数十万的违约金。

至于最重要的分发问题,也是结训前两周,才告诉我们会让我们写「志愿表」但实务上,其实这都只是形式而已。你要去那里,他们早就都决定好了。

至于住的问题,有另一个部门专门处理宿舍。但是他们为了省麻烦,只想把那些前述「英文测验」通过的人,全部塞进两间房子,与未通过的人分别管理。

但在之前,对方很清楚告诉我们「可以自己选想跟谁住、决定后自行申请」,结果申请表都写好了也交过去了,最后的结果却如同我前面提到的,把「英文过的」塞在一起,我们别无选择⋯⋯

而当我们反应这个问题时,那位主管宿舍部门的高层,却只丢下一句话:「你们台湾人就是被宠坏了!」就甩门离开。

Excuse me?是当初说话不算话的你们才荒谬吧?最后,这「房子问题」当然就在我们无奈地退让下,就这样告一段落了。

工作实况:无尽的「爬巴士」循环

接着谈到分发点,你以为「机场辅警」真的就是在机场工作,或与航空业务相关吗?大错特错。

我真正的工作,是在「关卡」担任「公车检查员」:如果有来过新加坡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当地有许多款的巴士,双层巴士、低底盘巴士及运载工人的巴士等等,那一辆辆的巴士,就是我们在爬的。

一开始,会让你连续爬 7 小时到 10 小时后直接下班休息,或许是想先让我们慢慢习惯,因为,很快就会有"holdback"班的分派。

Holdback 顾名思义,就是「帮忙、支援下一组」的人:我的学长姐们,大都是早班上完第一段「巴士检查员」的班之后,「Holdback」支援上午班,这样一共是14小时;另一个「Holdback」是午班后接晚班,这是17 小时。 (两段班中间会包含休息时间)

理论上,相信大家都会认为,在轮「Holdback」班时,应该会比「正式班」轻松,例如只要支援通讯联络、或文书处理工作等等对吧?

但是实际上,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如果你是台湾人(或其他外国人士),「两段班」(包含正式班和holdback)绝对都是「巴士检查员」,做的事情基本上完全一样,但若你是新加坡人,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另一段班多会被分配做较轻松的deployments。

「爬」一段班整整7 小时的巴士,真的已经很累,若用运动来形容,就像是在这7 小时之内,不断进行「折返跑」外加「上下楼梯」150 遍以上什至更多,忙到你没有时间可以计算。更何况是连续两段班?

对新加坡人来说不一样:他们可以做完巴士检查员,然后去 holdback 做静态的工作;但台湾人呢?到死都是做巴士检查员。

这样不公平的安排,当然有人向上反应,但管理层给我们的答案,永远是:「移民署目前不给我们新的工作点,毕竟这个关卡是很敏感的地方,你们是外国人,还是第一批进入陆地关卡工作的外国人,所以要开不同职务,得再经过上层同意。」

我听完的想法,老实说,就是「谁叫你是台湾人、是你自己要来的」,来这里就是只能一直做巴士检查员,直到你选择赔钱闪人或约满离职。

不断不断的询问,得到的答案总是"be patient, be tough",但既然工作内容与约定所载不同、制度上更不公平又不确定,那么一开始大力招揽我们过来的真正理由,又是什么?这是我的一个大疑问。

To be continued……….

Share this story:
Facebook Comments
close

分享给身边朋友看 :)